追蹤
春水堂人文茶館
關於部落格
  • 151327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走出小池塘

有人很悲觀的認為政黨政治只會選出政客無法選出民主,只為自己或少數人謀福利的人從政便叫政客。從商便叫商賈,只願做一任〈或走短線〉與永續經營,二者在質與格的做法有很大的不同,只是從商較有多人抱持永續經營的理想,為何從政卻多屬投機政客,大概這是人生的價值觀有所不同吧!台灣的商人很多,政客更多,這麼多有影響力的人,把台灣人教成獨有的特質,在台灣人的人生中,已衍生出與傳統中國人不同的觀念,忠義行為是封建時代的產物,氣節與名利 絕不共存,彈性是處事原則,自保是終極目標,當國家不再是效忠對象,社會只是利用聚落、家族不再引為榮耀,父母不必絕對聽命,人活著只為爭名奪利時,人的價值已經需要被重新定位了。

台灣到處都是受到新觀念影響的人,該說人的價值已被重新定位,當法管不著或法有漏洞時,明知是錯也有人會擠破頭,有一回與人同車,半路買甘蔗,一面吃一面往外丟蔗渣,問他為何不放車內,答曰不是有請清潔工嗎?不給點垃圾會無事做,告訴他,你不丟就不必請清潔馬路工人,答曰:那不就害他失業了,直令人啼笑皆非,這還是小事,當為惡鄉里的流氓,一旦附合政黨,可以咆哮國會時,當象徵正義公理的法院被政黨直接左右時,人的價值觀就崩潰了,東海大學的學生調查報告說,中港路每一公里有二百六十五人丟垃圾,每三公尺即有一人會把垃圾向車窗外丟時,誰也不覺得驚訝,堂堂國會就有人渣一堆,區區馬路上的垃圾,誰在乎?

我是一個不合時宜的人,深入人群,興趣廣泛,充滿叛逆卻又嚮往傳統,選擇了一個傳統行業,卻用嶄新的眼光在看它,喜歡人群卻討厭喧鬧,對社會失望卻充滿熱情,自認是菁英很想為社會付出或改變一點什麼,這麼多年的世故,讓我知道,當你無法改變別人時,唯一的機會就是自己不能跟著變,唯有自我形成風格,才有機會風行草偃,自己的眼光、想法若能超越一時一事,自然就有所主張,你說什麼叫流行,不就是一種主張多人附和。

想要成為一個能主張什麼的人可能需要拒絕誘惑而把思想的線拉至極長,例如當人變得貪生怕死,不講誠信時,自己就得以仁義自許,誠信為先,例如當社會風氣只重名利,不重氣節時,自己越需淡泊生活,尊嚴自矜,一個能想清楚人生的人,非才即智,一個能影響大眾,造福人群的人,即聖即賢,就像DNA的組合一樣,聖賢才智越多,社會人群越健康,海洋的世界充滿不可思議的大魚,池塘中的吳郭魚,一兩斤就算不錯了,有朋友問我怎樣讓吳郭魚長大,我告訴他要離開自我的池塘,成長智慧是不二法門,要成一斤肉需要一百斤飯菜, 成長一分智慧卻需一年半載工夫,工夫下得深,海洋的智慧即無比寬大,貪飲貪睡的人,不但無法看到海,小水池終會日漸枯竭。

我把求知當做具體的功課在做,書法寫了二十年,經名家一指,驚覺只在門檻,相信有很多興趣嗜好或工作進度同樣只在門檻,不能奢望常有老師給你指點,自己即是最好老師,求知的心一起來,進步即跟著來。有時讀遍等身高的書一無所獲,有時卻在一頁之間求得數頓靈感。

小水塘與大海洋之間只隔了一道門檻,要跨過它卻不是用腳,而是靠智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